#升級到Big Sur之後統一按鈕風格視覺辨識度降低

#可點擊區域的橫向寬度縮小了大概40%

#失去了明確的按鈕邊框

#Big Sur圖示風格變得與iOS更趨於一致只是相比完全扁平化的iOS Big Sur的圖示保留了更多的質感部分

#比起iPadOS上從觸控走向對滑鼠優化Big Sur出現了大量看起來為觸控設計的元素

#Big Sur帶有大量觸控設計以及能夠確實原生運行iOS app離觸摸操控差觸控式螢幕

 

距離 macOS Big Sur 正式版更新已經過了兩周,基本上想要嘗鮮的用戶都已經升級完畢,而那些還保守觀望或者不願升級的,恐怕也早就下定決心要繼續守著 Catalina 甚至 Mojave。

 

有些用戶當初不想升級 Catalina 可能是嫌 Bug 多,如今不想升級 Big Sur,卻是不習慣 Big Sur 從內到外的設計大變化。

 

但對於這次設計變革, 依然有很多地方可以去再思考。

 

新,不代表好

 

在升級到 Big Sur 之後,蘋果將所有自帶的系統應用也進行了一番重新「裝修」,並非是簡單的更換了圖示,也將內部的視覺風格進行了再次調整,以更符合 Big Sur 整體的設計語言。

 

但調整視覺風格並不總是好事,最好的結果是在美觀性與實用性上都有提升,但有時候,調整視覺風格也會帶來實用性的下降。

 

這裡有一個最直觀的案例,在 Mac 上 Keynote 的重要性就等同於 Windows 的 PPT,你要知道寫 PPT 的上班族簡直是無窮無盡,只要其中一小部分使用 Keynote,那這次改變就足夠影響到不少人。

 

 

在 macOS 的上一個版本 Catalina 中,Keynote 的工具列是下圖的視覺風格,而升級到 Big Sur 之後,有了顯而易見的變化,Twitter 用戶@Carlos Gong 簡單總結為:

 

1.統一按鈕風格,視覺辨識度降低

2.可點擊區域的橫向寬度縮小了大概40%

3.失去了明確的按鈕邊框

 

作為 Keynote 重度使用者,他對此改變的評價為:今天立竿見影地感受到了產出效率的下降。

 

這對於 Big Sur 來說並不單純的個例表現,更像是「工作」沒有做完而帶來的副作用。

 

 

還說 Keynote,有人在 Twitter 上吐槽右側的格式工具列彙聚了四種不同的控制按鈕,但其實 Catalina 上佈局也是如此,只不過細節設計更為統一和諧,而 Big Sur 只改了一部分,由此顯得割裂而無序。

 

總體來說,Big Sur 在絕大部分地方採用了更統一的視覺風格,但是在某些地方也保留了 Catalina 之前的舊元素設計。統一的新設計降低了整體的視覺辨識度,而沒有徹底改變的地方則讓人感覺混雜無序。

 

對於我個人來說,很不習慣的一點是 Safari 把新建標籤頁的按鈕挪到了上方的工具列上,而非直接在標籤頁的最右邊。

 

不過在調查中顯示,大部分人對 Big Sur 的改變還是抱以正面的態度,除了個別吐槽計算器等小組件不見了之外,最主要的吐槽集中在對新圖示風格不喜歡以及升級以後新舊應用圖示不統一上。

 

不過好在 Mac 上應用更新也算挺勤快,不少應用已經適配了新風格,沒有適配的應用也可以參考這篇《如何快速更換蘋果 macOS 應用圖示?》,手動給應用換上新風格圖示。

 

總而言之,如果你對這套煥然一新的設計感到不習慣,甚至影響到工作效率,其實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macOS 還有很多要從 iOS 那裡學

 

如果要追究,你甚至可以把怒氣撒在 iOS 上,因為正是 iOS 與 macOS 的融合趨勢,才讓 Big Sur 有了這樣的改變,顯而易見的一點是,iOS 依舊按照自己既有的步伐在往前走,而 Big Sur 受到 iOS 的影響明顯要更大。

 

也有很多人吐槽 Big Sur 圖示的變化,它們的風格變得與 iOS 更趨於一致,只是相比完全扁平化的 iOS,Big Sur 的圖示保留了更多的質感部分。

 

質感來源於光與影塑造的「深度」,但是沒有保留真實物體的紋理,這使得 Big Sur 的圖示看上去和 iOS 極為相似,但細看之下又有著一個維度之大的不同。對比 Big Sur 與 iOS 14 的「資訊」、「Facetime 通話」、「App Store」、「設置」等應用就能看出明顯差別。

 

 

儘管這不能稱之為「擬物化回歸」,但確實觀感上並不差,但可惜的是 Big Sur 的系統應用中並非所有的圖示都完美應用了這一設計,像「提醒」、「日曆」等設計就與原來看起來沒什麼不同。

 

但相比系統內部設計真正改變的部分,圖示變化是否增加了那麼一點質感可以說一點都不重要。

 

在今年 iPad Pro 2020 發佈的時候,我們曾經看過 iPadOS 為了配合巧控鍵盤以及進一步適應游標操作做出的一些改變。

 

比如對滑鼠更好的支援,比如在使用應用的某些功能時,游標會吸附到功能圖示上,同時功能圖示會有浮動的效果。別看這個吸附只是個小功能,適應了之後卻能夠提高你點擊的命中率。

 

但是在 Big Sur 之上,我們看到的是蘋果對於細節優化的缺失,比起 iPadOS 上從觸控走向對滑鼠優化,Big Sur 出現了大量看起來為觸控設計的元素。

 

控制中心也是 Big Sur 從 iOS 上「偷來」的設計,它讓原先凌亂分佈在狀態列上的功能得以統一收納,但大量的大面積塊狀設計看起來讓我用手指去控制也沒有任何的問題。

 

最明顯的體現是滑塊的設計。在 Catalina 等舊版本上,音量條滑塊等設計採用的是一條細線作為橫軸,弱化了視覺表現。

 

 

但是在 Big Sur 上,音量條被加粗了很多,從視覺隱喻上來說,它比舊設計要更適合手指的觸控表現,甚至讓人感覺不僅可以拖動,還能隨意的點觸控制。

不過,iOS 14 上如果你從設置中點進去鈴聲和亮度的話,反而會發現它們採用的是 Catalina 的細線條設計,而並非類似 Big Sur 上或者控制中心裡的加粗設計,這是 iOS 自相矛盾的一點。

 

關於觸控的問題,似乎成了蘋果應該解決,或者說讓人覺得蘋果會重新思考的問題,但可能蘋果永遠不會給你想像中的答案。

 

未來?觸控?

 

 

首先我們來看一個有意思的事情。

 

iPhone 能觸摸,iPad 能觸摸,Mac 不能觸摸;iOS 能觸摸,iPadOS 能觸摸,macOS 不能觸摸,但是 M1 版 Mac 能跑 iOS app。

 

在 Big Sur 大量帶有觸控隱喻的設計,以及能夠確實原生運行 iOS app 之後,離觸摸操控就差一個觸控式螢幕了。

 

當然,即便如此,Mac 設備是否會支援觸控式螢幕依然是一個猶未可知的選擇。不過在硬體的內在架構與軟體的外在視覺都被顛覆之後,要是蘋果想徹底改變一下用戶的使用習慣,似乎不是什麼天方夜譚。

 

 

對於 macOS 的未來而言,它一定會褪去越來越多舊時代的印記。當為觸控而生的 app 爆發性增長時,當蘋果大部分的開發者是從 iOS 開始的時候,很難想像 macOS 還能夠繼續完全以不可觸控的桌面系統形態生存下去。

 

如果 iPadOS 像這樣一直進化,如果未來 macOS 的用戶逐漸習慣了 iOS 風格的設計與 app,那 macOS 會不會最終被 iPad OS 直接取代,這也是一個問題。

 

從哪方面來看,Big Sur 可能都是 macOS 史上無法忽略的一個節點,看著 Arm 在 Mac 上的生態如何平地起高樓,也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

 

 

 

跟著大家一起買,Rainbow全品牌商品請點這裡↓↓↓
https://goo.gl/4bo2Lg
https://goo.gl/4bo2Lg